2011年07月

邵侠李 《武侠/swordsman》小说,部分摘录分享

“武侠”指向是香港邵氏武侠电影。具体是邵氏电影的美学风格。 ----------------------------------- 武侠文化是华人界特有的一种流行文化,体现于武侠类作品的盛行,乃至影响到小说,漫画,影视,电子游戏,音乐等各种媒体。武侠文化以各式侠客为主角,神乎其神的武术技巧为特点,刻画宣扬侠客精神。 ----------------------------------- 而中国唐代的诗人李白著有《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 来自 邵侠唳 《10花楼 上章的前奏》 世界上有很多痴人,尤其在江湖,有武痴,画痴,剑痴,纯痴呆,我是路痴,对空间我很不敏感,因为我懒惰,不习惯多面观察,所以我以前学画画的时候总是把大西洋引荐来的那些画画的很平。 我迷路了⋯⋯ 我回想起一些地理知识,如何在户外分辨东南西北,我只需要东和西就足够了。这里的树都被人修剪过了,左右前后的枝叶都一样平均,还是蘑菇状,没法分辨,我只好砍开它,尝试着看年轮,我拿出我的剑,一顿狂劈,大约20分钟后,我筋疲力尽,树干没断,由于我用力不平稳,砍得很碎,照这个状态往下砍根本看不出年轮在哪,于是我放弃了,我很了解我自己,我知道我做不到,所以我经常性原谅自己,所以我还是路痴,这是注定好的。我只好用我天蝎座的神秘感知力来判断东方在哪了,我爬上这棵蘑菇树,看看左边,左边什么都没有,能看到地平线,依稀有烟雾和小房子。看到这条不怎么有感觉的地平线后我断定东方不是这边,东方的地平线应该是有点榉木希思客席感觉的。我的右边是一个湖泊,湖泊静得出奇,静得只有水在动,连跳蚤水虱都没有,我断定右边也不可能是东方,东方的湖泊不应该是这么平静得连跳蚤都不爱上它的,应该是克雷满兮奉行范的,我看看前方,太阳已经落山了,橘红色,我想起宏建的死了,有些悲伤,要不是我,他现在还可以被叫成盘日宏建,恩,对的,太阳是落向西边的,我刚才想起来,我下了蘑菇树,骑着马朝背后飞奔,我必须要在2天内赶到小镇。 ----------------------------------- 《我的武功》 我最近心事重重,心神不安宁,有点慌乱,晚上睡觉时候总是不停的起来看信息传达器,而且我很久都没打坐了,前面凝聚好的元气也散了不少,我的武功本来就差,没有轻功十分吃亏,明天就要和盘日宏建决斗了,从盘日两个字就可以分析出来,宏建的轻功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他可以盘日,我确离不开地面,轻功练习需要童子功,我的童年都浪费在画画上面了,除了抽大妈和做梦的时候能飞之外,我还可以坐飞机飞。 第2天到了,盘日宏建来到了密云峡谷的平地处,看得出来他等我很久了,他很口渴,不停的咽口水解渴,这对我来说是有利的,“我到了,对不起,因为我不会轻功,所以迟到3小时。”我对建宏说。建宏不语,拔剑超我飞来,看得出来他很心急,他确实渴了,渴坏了,渴急了,渴疯了,渴的连他老妈的乳房都可以不顾了。 正午12点,太阳很大,我有墨镜,他没有,刺眼,他眼睛睁不开,但犀利的杀气让我还是很怕,我没胜算,我觉得自己会死⋯⋯ 他跟我得距离只有15米了,我拔出剑,他第一剑肯定从左下角往上勾勒,我后翻身就可以躲避,问题在于后翻身其实是很低级得躲法,如果他够快,可以组合剑法在勾勒后直刺我腹部,挑肠破肚的让我惨死。 我相信运气,宏建应该不会组合剑法,果然,离我5米时他纵身跃起,非常凌厉,非常美的身姿,我要是女的绝对会爱上这身段,他在我头顶盘旋,我仰头应战,太阳正午,白晃晃的,墨镜也不够用,我只觉得特别眩晕,有影子在我视线内穿梭,我只能乱挥舞剑,向直升机一样的挥舞,希望能在这荒乱的剑点中触碰到宏建。 我觉得疼痛,我中剑了,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比我想像中更快,宏建落地,他需要支点才能再跃起,这一次跃得更高,我得改变战术,仰头望天还不如看宏建得影子,太阳直射,所以偏差不大,而且我的剑有100厘米长,这个区域足以包含偏差,宏建估计在疑惑我怎么低头了,他肯定想不到盘日的日会出卖他,反成了他的致命点,我看到影子了,离我近了起来,我迅速的蹲下,侧滚2圈,用左腿的脚后跟蹬起发力,我觉得这是我自己没想到的力量,足以让我飞2米高,我整个身体上升的同时我的左手本能的抓了一把沙子,我以前提到过不排斥使用暗器⋯⋯ 宏建死前我给了他一些水 ----------------------------------- 《邵侠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蒙面少侠,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侠客从来不蒙面的,都是正气凌冉,我也在想我为什么要蒙面出入酒楼客栈,让别人觉得我是个高手,其实我武功很差,也很不愿杀人,只是我是天蝎座而已,自我充实的神秘感比大侠作风更能说服我蒙上面纱带起养蜂人的帽子,我的兵器是剑,淫剑,都说剑客不能有情,剑客就是杀人机器而已,一辈子就是杀人,买卖,我也知道,要做到剑人合一必须要无情无义,这样才配得起拿冷兵器,不然,你就拿开水烫别人吧,可是,多情剑客也可以用无情剑的希望我的手中情人能被我的炙热的爱情所感染,江湖中最近崛起的偶像恋人杨过杨少侠和长得一般得小龙女不是有爱情绝招双剑合璧么,威力惊人!!还有,我并不排斥使用暗器,这很噱,杀人在无形无备之中,我很厌恶“名枪”“暗箭”这样得对比,都是武器招式,你防不到总不能说就是卑劣吧,大家都是混饭吃,你先死我就能花天酒地了⋯⋯ 有一天,我突然在江湖上名生鹊耀了,兵器谱上我的淫剑排名第2,大家都喜欢称我“贱圣”,可好的是我走在客栈吃饭没人知道我就是贱圣,我吃饭和风月的时候通常都摘掉面具和帽子,露出我的咬肌来,这样,很多人就知道我是咬肌温侯李少侠了,没错,我有两个身份,咬肌温侯江湖兵器谱排行第10,我也不明确我的哪个身份在辅佐哪个身份,我平时太极端,只好开两个账号来平衡我的情绪,当我知道咬肌温侯前面还有9个高手时,我心理总算平衡点,当我意识到我自己是9个高手中的贱圣时,我纠结了,咬肌温侯和贱圣迟早是要决高下的,这不能躲避,江湖上的规矩就是名利,你永远只能做第一,如果我死了,就能成全咬肌温侯,贱圣两人,他们都胜利,于是,我挥起淫剑,当封喉之边际,剑神出现了,他用一根阴毛弹开了我的淫剑,我的淫剑剑锋处有一个阴毛大小的印迹,剑神内力的确太惊人,不可估量,难怪他排行第一,人们尊称剑神,剑神对我说,你杀了我吧!!我说:“为什么?”剑神说:“我说话有个特点,我不喜欢回答,只要发问,你杀就行了。”我不高兴了,因为我不喜欢被人指示,而且这也不是笔生意,没赚头,剑神就是剑神,看出了我的心思,给我了100张银票,我觉得这生意能做,就砍了他的手,他不疼,说:为什么不杀我?”我说:“我砍了你用剑的手,你已经死了,我只想你生不如死,还欠我个人情,多好。”剑神说:“我此生最不高兴的就是欠别人情,说吧,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我说:“那让我发问你一次,这个人情就可以了结”剑神同意了,剑神很明显是白羊座的,我问剑神,你为什么要我毫不费力的杀你?剑神说 :“我觉得剑圣这两个字很好听,字面上有白银圣斗士的感觉,我很喜欢,剑神容易联想到西游记,太乡土了。” 我毫不犹豫的封喉了他,他死之前眼神很欣慰,终于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终于他不必随波逐流,不必理会江湖的压力,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他死的很快,很不痛苦,很幸福。“ 于是,我成了剑神!做了剑神的我不想自杀了,可咬肌温侯怎么办呢?他是那么的急功近利的往上爬,而剑神却已经爬到顶峰了,于是我割了自己的咬肌⋯⋯ ----------------------------------- 邵侠李武侠漫画正在打造,赋诗一首 十年一剑寒,

了解更多 »
info@doubleflyart.com © DOUBLEFLY2011 - 沪ICP备090080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