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侠唳

很早以前设计的DOUBLE FLY 的DVD封套和小册册,

       

了解更多 »

双飞的故事

从2008年到现在,我们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叫“双飞”,于是双飞成员们每次的回答 都不一致,甚至想不起上次是怎么回答了,更不会关心大家如何统一口径,这种行为很可能会被误解 成双飞的某种表演习性而被冠上不靠谱的帽子,只有大家心理才会坦荡荡的给自己一个问号——为什 么叫双飞重要吗? “双飞”这个词一入耳就不正经,让人浮想联翩之后还要道貌岸然的说声:“不要歪想,是比翼双飞 的双飞”,这样无聊的故作正经的冷感,正是双飞成员聚集在一起时候所拥挤出来的对话产物,大家 时时刻刻都在有意无意的挑逗对方的神经,尽管对方是同性,两名调情者丝毫不介意第3者的加入,甚 至更多,当成员全部进入嗨点时,双飞的小宇宙便彻底爆发了,神经敏感到顶峰,亢奋的身体,无意 识话语如垃圾般涌出——尽管它已经是情绪替代品,小范围语境的不断更替,生活瞬间在表演和非表 演间来回摆动,大家亦真亦幻的喝酒聊天行动思考或者集体沉默后大笑。话语和行动在这样的氛围中 即便再复杂也逃离不出单纯的性格了。双飞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他的性格就是单纯,冲动。 记得还在大学的时的艺术家过来做老师,第一季是徐震和施勇,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教学方法大大的激 发了我们的热情,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方案交流和作品筛选,最后在上海香格纳空间做了教学成果展 示,现在双飞的成员当时都在里面,模糊的记得从那时后起大家就开始聚集在一起活动了,小分队小 分队的穿插着玩,到第2季,杨振中和陈绍雄来辅导我们,又组织了“查房”和“走着瞧”两个活动, 一个是在一家青年旅社里做展览,每个参加的艺术家一间客房,另一个是每个艺术家一辆三轮车,游 走在城市里展示作品,大家的热情在本回活动中到了顶峰,之后大家便开始忙着准备毕业创作,期 间,由于面临毕业,有的同学开始找工作了,有的离开了杭州,希望继续创作的很多仁都搬来滨江, 记得双飞成员就是陆陆续续的搬到滨江,大家在这里开始正式的团伙聚集,早期的“滨江F4”——林 科,李明,杨俊岭,康旭盛就是那时候成立,之后便汇合了李富春,黄丽芽,王亮,孙慧源,双飞成 员如水浒英雄般态,充分发挥了年轻人没钱有身体的优势,无数个通宵夜 游,街头恶搞,粗俗不是本意,随性而动,中途,幸福的得到老耿的仗义支援,使得大家短时间大声展。 目前,双飞成员分布在祖国南北,王亮在河北办事处,杨俊岭在北京办事处,张乐华在上海办事处, 李明,林科,孙慧源,黄丽芽,崔绍翰在杭州办事处,李富春在义乌办事处,还有双飞特别客串康旭 盛在上海做卧底,他们随时都准备着,为双飞艺术中心卖命。 ————————————————————————————————————————————————————————————邵侠唳撰,2011年

了解更多 »

双飞成员们在一段青春文艺骚动期间出的小说选章

03 I Do It for Your Love血族发展到当今,已经解破了「避世」的戒条,血族高层发表言论,希望能得到人类的认可,并承诺要与人类和平共处。血族透露,已经成功制造出了各种类型的人造血液,吸血族将不再攻击人类,动物以获取血液。为此血族举起了文化、人道主义的牌子,在全世界范围内办起了“血文化世界博览会”,主要是通过控制媒体制造舆论,大势宣扬吸血鬼文化,在乏味枯燥的钢筋水泥社会中建立属于自己的乌托邦。至此,吸血鬼文化的流行已经在全球范围之内唤起了一种集体性的歇斯底里。 第一节:期待已久的宴会 (白天 在小镇的广场上) 当几位长相俊美的先生宣布不久后将会在此为血族与人类和平共处举行盛大宴会时,镇上的居民都兴奋的议论纷纷。一帮长相衣着怪异的人群,围绕在几个长相俊美,光纤靓丽的年轻人周围.整个氛围俨然是一个超级秀场,这帮年轻人裸露着上体, 正上演着无政府主义行动和艺术表演结合在一起的即性街头剧,他们的目标是要支持血族的合法化,建立一个“自由城市”。不再有种族歧视,不再有暴力,不再有屠杀。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嬉皮士社团——双飞。 他们的表演赢来了女粉丝还有一部分伪娘粉丝的尖叫声。这时,四人组开始演讲了,“这世上还有比吸血鬼更加完美更加强大的生物吗?他们优雅,神秘,高贵。拥有高贵的血统!让我可摆脱作为人类的可悲命运,得到永生,在乏味枯燥的钢筋水泥社会中建立属于自己的乌托邦!”众人齐声喊“永生!永生!……”镜头游走,最后落到一个蒙头的黑衣人,她看着发生的一幕,停留了一会儿,穿出人群,快步离开了。此时,远处的人群还在沸腾。 (夜晚,酒吧) 大家围绕在酒吧的大屏幕前,观看着这些可以乘着月色飞行,在暗夜里寻找生命,在歌特大教堂彩色玫瑰窗的正上方,迎风展开身后黑天鹅绒的披风的魅族,俯瞰着沉沉夜幕笼罩下的一切生灵的纪录片。有一位女性感叹到,“我还是比较喜欢鬼魅的吸血鬼,有神秘色彩。即使他要吸我的血,我也愿意。”脖子处的动脉触动了一下。这时,酒保擦着杯子走过来,透着严肃的表情说道,“这世上还存活着一种吸血鬼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他们不爱喝人造血液,更爱喝人类的血液,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女人的鲜血。正在这时,门开了,一位黑衣女士的出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全场一片寂静。她独自一人走向角落中的座位坐下,揭开面纱,露出了一张冷峻中透露出万种风情的脸。过了没多久,酒吧中客人又被另一拨新进来了的人所吸引,他们正是放飞社团的成员。他们的表情很兴奋,显然还是在谈论白天发生的事。 一个偶然的回头,双飞组成员中的乐华与那位黑衣女子的眼神发生了碰撞,那位女子是如此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回忆开始了。。。)回溯到三年前,当时乐华还是一个人类,他有着一个貌美的新婚妻子。(大家透过回忆的画面可以发现,那哭泣的女子便是乐华的妻子)他两是中国版的嬉皮士,来自富裕的家庭,却抛弃富裕,来感受并赞美贫困,他们选择了体验简单而随意的生活。到处流浪,居无定所。离开了家族之后,他两组成了一个简单的乐队组合,每天晚上到各个酒吧赶场表演。在这个一切都温馨的、混乱、疯狂、肮脏在嬉皮伟大的质朴情怀下,尽情享受着年轻的生命所带来的活力,致力于自由得生命或爱。 某一天,他俩参加篝火晚会。夜幕降临,一大帮的年轻人在摇滚乐与酒精的催化下,开始骚动起来。有几对男女独自进入了周边的树林,(转换视角以凶案现场的模式)林中,怪异的笑声飞驰而过,有人遭到了类似猛兽的攻击,这种东西咬着“猎物”的脖子,吸食血液。乐华与他的妻子也被吸血鬼盯上了,乐华被怪物掐住了脖子,吸血鬼对他的妻子说,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则,一是,亲眼看着爱人怎么死去,接着自己被分尸,二是,选则救活自己的爱人,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做我的仆人,帮我寻找更多的血液。这将是一个诅咒,你若背叛了我,你的爱人将身陷炼狱,慢慢地变得堕落、肮脏和丑恶,到了最后,将变成一只没有思考能力的野兽。而你也将生不如死!哈哈哈哈。(或者将场景处理为经典的惊悚场景,在晚会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恋人们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突然,车子撞到了某物,停车,男子出去看,结果一去不复返,接着女子打开车门外出,四下无人,突然间,回头发现……) 为了拯救爱人,乐华的妻子答应了吸血鬼的条件,成为了他的仆人,每天,她违背着良心,四处勾引男子,通过各种手段将其送往他主人的住所,供其吸食血液。或者选择在野外组织大型的夜间派对,方便主人自行选择其感兴趣的对象,进行吸食。而乐华并不知情,他已经被洗了脑。 在镇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被洗脑了,基督教的教徒们在牧师的带领下做着顽强的抵抗。近几年来,镇上接二连三地发生少女离奇失踪事件,经过多方查询,警方并未找到尸首。一部分村民开始认为这是吸血鬼的杰作,苦于没有证据。 那日在秀场,台下还站着一位大块头(丽芽),长相怪异的老妖族人(富春)此刻也来到了酒吧。丽芽原本是一个凶悍的屠夫,杀生无数,损尽阴德,虽然举起刀子的时候血腥无比,但生活中的他是一个胆小鬼,经常被噩梦吓得尿床,有一天,他梦到了一群母猪袭击他,让他偿命,至此,他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和失眠症。为了弥补内心的恐惧与阴影,心灵重获解脱。入教的丽芽来到动物园做起了饲养员,并与悉心照顾的动物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类似《地下》中的动物饲养管理员)近几天来,动物园中引起阵阵的骚动,动物们显得很聒噪,在笼子里转圈。明锐的他觉察到了什么。 富春原出生于千年老妖之家,世代为血族服务,但并不是仆人一族,还未失去自由权和思辨能力。他是一种别于血族与人类的生物。他们每天的工作是炼制丹药,制造出模拟的太阳美景,以供血族享乐,回味往昔美好生活。而之所以没受到血族族压迫,侵害,是因为,老妖族掌握着血族的秘密,可以通过秘密途径,炼制一种叫“艾草””的药物,可以被血族认为是同类,以此,将有机会得到被称之为“魔力之血”的血族血液。各种生物只要喝了吸血鬼的血,感官会变得非常灵敏,精力异常旺盛,就连细微的气味都能闻辨,繁重的体力活一口气干下来都不觉得丝毫疲惫。同时还可以治疗一切皮外伤,够提高性能力。在老妖一族中,这种实验是被禁止的,施展黑魔法的时候,负面能量会冲击自身。对施术者本体造成不良影响,这个护符可以将负面能量转化成自身的魔法力。极易走火入魔,丧失心智。若是被血族发现了,战争一触即发。由于老妖族不同于人类,他对血族有着本能的抵抗能力,是不可能变成吸血鬼的,想要尝试成为吸血鬼的感受,唯一的办法是喝下“魔力之血”,一般等级的吸血鬼之血可以保持3-4个小时的外形。而魔王的妻子“玛丽”的鲜血则可以将美貌保持终身。 富春是一名渴望美丽的老妖族小青年,他继承了老妖族外貌丑陋,拥有强大体力的特征。外形寒碜的他却有一颗热爱一切美丽事物的心,从小,孤僻的他经常一个人偷偷地跑上后山,独自坐在悬崖上看着夕阳西下,天空被染成一片血色。(还有类似很文青的怪举)富春是在血族的光辉中长大的,血族惊为天人的美貌、贵族般的气质以及拥有长生不老之躯的能力,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发誓,要成为血族的成员。富春又开始进入了幻境,感觉自己变得异常俊美,全身散发着金光,此时正与一群穿着可爱白色睡裙的姑娘在一片下着雨、绿油油的大草坪上,奔跑着、追逐着。他们来到小溪边,富春用露水泼洒她们,少女们可爱的胴体在水的浸染下,隔着睡裙隐隐可见。(以上画面掺杂着富春的回忆以及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原来这一天,春乔装成人类的模样淹没在人群之中,随着人群的沸腾,他狂热的心也开始骚动起来,于是产生了以上想象的画面。 事实上,双飞四人组此次来到该镇的真实目的是迎接吸血鬼始主,魔王的妻子“玛丽”的转世今年已满18岁,她的前身原是小镇附近有一座古堡的主人,艳倾一时的贵族夫人。据说她的美丽保持了近50年,而她的美丽秘方,实在令人恐怖万分。她用鲜血沐浴,而且只用纯洁少女也就是处女的鲜血。她相信,只有浸泡在她们纯洁的血液中,方能不断吸取其中的精华,而让她永葆青春。为了让“玛丽”恢复法力,仆人将她泡在处女之血中,这些被杀害的姑娘就是村中失踪的少女。如预言中所言,一周后的月圆之夜,这位夫人将用自己的鲜血来幻醒沉睡中的该隐,结束他长达两千年的封印。这时,黑色势力将重现人间。 传言那位贵妇生前之所以如此嗜血全是因为一个男人。这位夫人爱上了一位过路的年轻男子,他们约好了10年一聚,为了与他再相见时自己依旧美丽,在管家的怂恿之下,她便做出了此等血腥之事。而那个男人就是该隐的化身。 吸血鬼虽然理论上说是永生的,但是无限的生命带给这些曾经是人类的生物无限的压力。他们活的越久就越觉得生命毫无意义。而且,在吸血鬼和吸血鬼之间由于过度自我主义,似乎关系也不是很好。所以吸血鬼可以说是一直孤独的走过数个世纪。传言,当他喝下了猎物的鲜血后,猎物的思想、记忆将传递到他的脑中。 (吸血鬼的历史) 亚当和夏娃的儿女中,最大的是该隐,该隐和他最小的弟弟发生了一些摩擦,于是便杀了他弟弟。上帝非常气愤,把该隐变成了吸血鬼。在孤独的驱使下,该隐创造了第2 代的吸血鬼。而它们有13个后代。这第3 代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它们建立了13个大氏族,后来叛变并灭了第2 代吸血鬼。古代的第3 代号称拥有能与神相比的力量。而数千年后的今日,吸血鬼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叁至第十五代了。在中世纪以前,吸血鬼成员由於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吸血鬼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吸血鬼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吸血鬼的存在与凡人的合作威胁。於是吸血鬼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吸血鬼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於是产生了Camarilla (密党)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密党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Traditions),要求盟派中的后世吸血鬼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吸血鬼必须隐匿於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吸血鬼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的由来。 随着现在的吸血鬼打破了“避世”戒条以来,吸血鬼内部也经常出现了两个派别,反对的声音一波接一波,这次秘密唤醒该隐的计划也处于此。

了解更多 »

想在此发起 “一次讨论” ,关于 “讨论” 本身。

这是一次讨论,是一次活动,它的文字资料将成为双飞艺术中心的文献,它要有意义,所以,我们讨论下“讨论本身”,这是有建树的,这不仅会影响到双非艺术中心内部,还会给其他喜欢讨论的朋友看到。 开始 1,讨论时,我们还是自己吗? 2,讨论时,情绪重不重要?请筛选这些情绪,把不重要的拿走/ 3,say no! say no. 如何说不?有驾驭说不的能力没? 如果说个体出现在他人面前时都会有效地确定一种情境定义,我们就可以假定,在互动中也许会发生抵触或不信任这种定义的事件, 要不然就是对这种定义产生怀疑。当这些破坏性的事件发生时,互动本身可能会陷入一种混乱窘迫的停滞之中。 据以推断参与者反应的一些前提假设变得站不住脚了,参与者发现自己陷入一种情境曾被错误的定义,而现在又无任何定义的互动中。 此时,自我呈现不被信任的个体也许会感到十分羞愧,而在场的其他人也会感受到敌意,所有参与者也许都会变得不自在, 进退维谷、失去镇定,窘迫不安,深切的体验到哪种面对面互动的小社会系统瓦解时所造成的混乱。 ——————————《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现》 4,看来,当你自己觉得自身有问题的时候,需要做的不是争论问题本身是对或错,可以先把个体的问题掩盖,我们如何处理   9个  人的语言,如何做这个建筑物,用一种合适的讨论语言来建宙9人可见的海市蜃楼。这在几个小时的交流中是有效的。 5,随时离席离开,不要成为现场雕塑,  

了解更多 »

邵侠李 《武侠/swordsman》小说,部分摘录分享

“武侠”指向是香港邵氏武侠电影。具体是邵氏电影的美学风格。 ----------------------------------- 武侠文化是华人界特有的一种流行文化,体现于武侠类作品的盛行,乃至影响到小说,漫画,影视,电子游戏,音乐等各种媒体。武侠文化以各式侠客为主角,神乎其神的武术技巧为特点,刻画宣扬侠客精神。 ----------------------------------- 而中国唐代的诗人李白著有《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 来自 邵侠唳 《10花楼 上章的前奏》 世界上有很多痴人,尤其在江湖,有武痴,画痴,剑痴,纯痴呆,我是路痴,对空间我很不敏感,因为我懒惰,不习惯多面观察,所以我以前学画画的时候总是把大西洋引荐来的那些画画的很平。 我迷路了⋯⋯ 我回想起一些地理知识,如何在户外分辨东南西北,我只需要东和西就足够了。这里的树都被人修剪过了,左右前后的枝叶都一样平均,还是蘑菇状,没法分辨,我只好砍开它,尝试着看年轮,我拿出我的剑,一顿狂劈,大约20分钟后,我筋疲力尽,树干没断,由于我用力不平稳,砍得很碎,照这个状态往下砍根本看不出年轮在哪,于是我放弃了,我很了解我自己,我知道我做不到,所以我经常性原谅自己,所以我还是路痴,这是注定好的。我只好用我天蝎座的神秘感知力来判断东方在哪了,我爬上这棵蘑菇树,看看左边,左边什么都没有,能看到地平线,依稀有烟雾和小房子。看到这条不怎么有感觉的地平线后我断定东方不是这边,东方的地平线应该是有点榉木希思客席感觉的。我的右边是一个湖泊,湖泊静得出奇,静得只有水在动,连跳蚤水虱都没有,我断定右边也不可能是东方,东方的湖泊不应该是这么平静得连跳蚤都不爱上它的,应该是克雷满兮奉行范的,我看看前方,太阳已经落山了,橘红色,我想起宏建的死了,有些悲伤,要不是我,他现在还可以被叫成盘日宏建,恩,对的,太阳是落向西边的,我刚才想起来,我下了蘑菇树,骑着马朝背后飞奔,我必须要在2天内赶到小镇。 ----------------------------------- 《我的武功》 我最近心事重重,心神不安宁,有点慌乱,晚上睡觉时候总是不停的起来看信息传达器,而且我很久都没打坐了,前面凝聚好的元气也散了不少,我的武功本来就差,没有轻功十分吃亏,明天就要和盘日宏建决斗了,从盘日两个字就可以分析出来,宏建的轻功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他可以盘日,我确离不开地面,轻功练习需要童子功,我的童年都浪费在画画上面了,除了抽大妈和做梦的时候能飞之外,我还可以坐飞机飞。 第2天到了,盘日宏建来到了密云峡谷的平地处,看得出来他等我很久了,他很口渴,不停的咽口水解渴,这对我来说是有利的,“我到了,对不起,因为我不会轻功,所以迟到3小时。”我对建宏说。建宏不语,拔剑超我飞来,看得出来他很心急,他确实渴了,渴坏了,渴急了,渴疯了,渴的连他老妈的乳房都可以不顾了。 正午12点,太阳很大,我有墨镜,他没有,刺眼,他眼睛睁不开,但犀利的杀气让我还是很怕,我没胜算,我觉得自己会死⋯⋯ 他跟我得距离只有15米了,我拔出剑,他第一剑肯定从左下角往上勾勒,我后翻身就可以躲避,问题在于后翻身其实是很低级得躲法,如果他够快,可以组合剑法在勾勒后直刺我腹部,挑肠破肚的让我惨死。 我相信运气,宏建应该不会组合剑法,果然,离我5米时他纵身跃起,非常凌厉,非常美的身姿,我要是女的绝对会爱上这身段,他在我头顶盘旋,我仰头应战,太阳正午,白晃晃的,墨镜也不够用,我只觉得特别眩晕,有影子在我视线内穿梭,我只能乱挥舞剑,向直升机一样的挥舞,希望能在这荒乱的剑点中触碰到宏建。 我觉得疼痛,我中剑了,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比我想像中更快,宏建落地,他需要支点才能再跃起,这一次跃得更高,我得改变战术,仰头望天还不如看宏建得影子,太阳直射,所以偏差不大,而且我的剑有100厘米长,这个区域足以包含偏差,宏建估计在疑惑我怎么低头了,他肯定想不到盘日的日会出卖他,反成了他的致命点,我看到影子了,离我近了起来,我迅速的蹲下,侧滚2圈,用左腿的脚后跟蹬起发力,我觉得这是我自己没想到的力量,足以让我飞2米高,我整个身体上升的同时我的左手本能的抓了一把沙子,我以前提到过不排斥使用暗器⋯⋯ 宏建死前我给了他一些水 ----------------------------------- 《邵侠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蒙面少侠,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侠客从来不蒙面的,都是正气凌冉,我也在想我为什么要蒙面出入酒楼客栈,让别人觉得我是个高手,其实我武功很差,也很不愿杀人,只是我是天蝎座而已,自我充实的神秘感比大侠作风更能说服我蒙上面纱带起养蜂人的帽子,我的兵器是剑,淫剑,都说剑客不能有情,剑客就是杀人机器而已,一辈子就是杀人,买卖,我也知道,要做到剑人合一必须要无情无义,这样才配得起拿冷兵器,不然,你就拿开水烫别人吧,可是,多情剑客也可以用无情剑的希望我的手中情人能被我的炙热的爱情所感染,江湖中最近崛起的偶像恋人杨过杨少侠和长得一般得小龙女不是有爱情绝招双剑合璧么,威力惊人!!还有,我并不排斥使用暗器,这很噱,杀人在无形无备之中,我很厌恶“名枪”“暗箭”这样得对比,都是武器招式,你防不到总不能说就是卑劣吧,大家都是混饭吃,你先死我就能花天酒地了⋯⋯ 有一天,我突然在江湖上名生鹊耀了,兵器谱上我的淫剑排名第2,大家都喜欢称我“贱圣”,可好的是我走在客栈吃饭没人知道我就是贱圣,我吃饭和风月的时候通常都摘掉面具和帽子,露出我的咬肌来,这样,很多人就知道我是咬肌温侯李少侠了,没错,我有两个身份,咬肌温侯江湖兵器谱排行第10,我也不明确我的哪个身份在辅佐哪个身份,我平时太极端,只好开两个账号来平衡我的情绪,当我知道咬肌温侯前面还有9个高手时,我心理总算平衡点,当我意识到我自己是9个高手中的贱圣时,我纠结了,咬肌温侯和贱圣迟早是要决高下的,这不能躲避,江湖上的规矩就是名利,你永远只能做第一,如果我死了,就能成全咬肌温侯,贱圣两人,他们都胜利,于是,我挥起淫剑,当封喉之边际,剑神出现了,他用一根阴毛弹开了我的淫剑,我的淫剑剑锋处有一个阴毛大小的印迹,剑神内力的确太惊人,不可估量,难怪他排行第一,人们尊称剑神,剑神对我说,你杀了我吧!!我说:“为什么?”剑神说:“我说话有个特点,我不喜欢回答,只要发问,你杀就行了。”我不高兴了,因为我不喜欢被人指示,而且这也不是笔生意,没赚头,剑神就是剑神,看出了我的心思,给我了100张银票,我觉得这生意能做,就砍了他的手,他不疼,说:为什么不杀我?”我说:“我砍了你用剑的手,你已经死了,我只想你生不如死,还欠我个人情,多好。”剑神说:“我此生最不高兴的就是欠别人情,说吧,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我说:“那让我发问你一次,这个人情就可以了结”剑神同意了,剑神很明显是白羊座的,我问剑神,你为什么要我毫不费力的杀你?剑神说 :“我觉得剑圣这两个字很好听,字面上有白银圣斗士的感觉,我很喜欢,剑神容易联想到西游记,太乡土了。” 我毫不犹豫的封喉了他,他死之前眼神很欣慰,终于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终于他不必随波逐流,不必理会江湖的压力,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他死的很快,很不痛苦,很幸福。“ 于是,我成了剑神!做了剑神的我不想自杀了,可咬肌温侯怎么办呢?他是那么的急功近利的往上爬,而剑神却已经爬到顶峰了,于是我割了自己的咬肌⋯⋯ ----------------------------------- 邵侠李武侠漫画正在打造,赋诗一首 十年一剑寒,

了解更多 »

双飞成员邵侠唳,“扶摇”“剑客”烟丝研制中

了解更多 »
第 2 页,共 2 页12
info@doubleflyart.com © DOUBLEFLY2011 - 沪ICP备09008038号